大陆国企员工:我们像猪仔一样被卖到非洲





大陆国企员工:我们像猪仔一样被卖到非洲
中国一国企安哥拉分公司营地前中国劳工孤独的身影。

中国大陆一家国企的技术员李东,到非洲已经一年,但其间他只拿到过一次工资,且仅有劳动合同承诺的40%。他对《美国之音》记者表示:“失望、愤怒、想辞职!”李东认为他们就像过去的猪仔一样,签了卖身契到海外做苦力,所不同的是,压榨者是自己国家的人,还是所谓的国有企业。

据《美国之音》报道,李东供职于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广西水电工程局,隶属中国能源建设集团,后者在世界500强企业中排名第391位。

10年前,广西水电工程局在非洲西南部的安哥拉成立了分公司,负责承建当地的各种工程项目:厂房、安居房、道路、供水管网……目前,公司在当地有近2000名中国员工,人数最多时曾达到过3000人。

李东是个90后,来非洲前踌躇满志。“谁都想参与到这种‘一带一路’的建设中来,想在异国他乡做出一番事业,”他说。

“一带一路”是中共当局2013年提出的一项战略目标,计划投资1万多亿美元,修建跨越60多个国家的基础设施。根据中共官方数字,截至2014年底,在非洲的中国劳工超过25.2万人。中国劳工数量最多的五个非洲国家是安哥拉、阿尔及利亚、苏丹、赤道几内亚和尼日利亚,其中仅安哥拉一国就吸纳了中国劳工总数的20%。

前《纽约时报》记者傅好文(Howard French)在2014年出版的《中国的第二块大陆》中说,中国在非洲的移民总数高达100万。

同时,中国企业中一些常见的劳工问题也被移植到非洲。李东透露,广西水电工程局安哥拉分公司规定,员工每两周可休息一天,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当地的节假日都照常上班,只有中国新年可以休息两天。

每天的生活周而复始:早上6点半开晨会,之后就陆陆续续出工,“基本没时间吃饭,一直做到晚上6点半,工作强度很大,回到营地只想洗个澡,倒头睡觉。”

这样加班加点,却没有一分钱加班工资,就连正常的工资也常常被公司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拖欠。

李东说,公司的中国员工分三类:高级人才工资按月发;正式员工每半年发一次;还有一些员工连劳动合同都没有,只签一个协议,一个月1700美元买断,其它像社保啊、公积金啊,一分没有。

李东大学毕业,有工作经验,外语流利,但他还算不上高级员工。他说,国有企业任人唯亲,“有关系的人才能算高级员工,没有关系的人,即使有再高的学历也没用。”

大多数员工工资被拖欠了也就忍气吞声,想着毕竟是国企,钱早晚会发。忍无可忍时一些员工也搞过一些象征性的抗议。

“我们有个下属的二级公司,三年里没发过一分钱,最后员工没办法了,拿着锅碗瓢盆到办公大楼里准备和领导同吃同住,最后公司才勉强把钱发了,但是当时闹事的人全部被遣返回国了,”李东说,公司还拒绝缴纳医疗保险,理由是为员工购买了海外人身意外伤害险,可是没人见过保单,“大家都心知肚明,这个东西根本就没有买。”

除了出工外,公司禁止员工离开营地,这样一来便减少了出意外的可能性,“我们在这里像坐牢一样,”李东告诉记者,公司告诉他们,遇到抢劫就举手投降,所有损失员工自己承担,“一句话,算你倒霉。”

李东说,他认识的一位中国女员工来非洲不到100天就走了,感觉上当受骗了。

《美国之音》报道说,李东的经历只是冰山一角,在非洲的不少中国企业也存在类似的经营管理问题。安徽合肥一位名叫杨春云的村民在网上爆料说,2011年他随中铁四局二公司赴安哥拉打工,公司接连几个月不能如数发工资。他说,他提出异议后,党委书记夏峰带头对他拳打脚踢,几天后他被送上了回国的飞机。

李东自己每天还在挨日子,他计划再干上半年就回中国,因为工作一年半,公司就不会克扣机票和签证费。

李东说:“我们就像过去的猪仔一样,在这里被压榨。”他指的是清末民初,那些签了卖身契到海外做苦力的华工,“所不同的是,压榨者从过去的白人,变成了我们自己人,还是所谓的国有企业。”

为保护受访人身份,文中李东为化名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为您推荐